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曲靖资讯 > 企业天地成功有太多的偶然 而失败是必然--80后创业少年自杀茅侃侃

成功有太多的偶然 而失败是必然--80后创业少年自杀茅侃侃

  • 2018-01-26 11:03:33
  • 来源:网络
  • 编辑:曲靖便民网
  • 1014
  • 1
  • 0

80后创业标杆人物茅侃侃于近日自杀过世,年仅34岁。这消息也得到了茅侃侃好友的证实。自此,茅侃侃朋友圈最后的一条动态也停留在了2018年1月23日。

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当我们要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当我们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是分配的;当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工作是很难找的……”
这个在网上颇为流传的段子,被很多80后认为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打心眼里觉得80后是“被坑的一代”,啥好事都赶不上。如今,二孩全面放开,80后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代独生子女,将要面对上有4老、下有2孩的局面。对80后命运的集体吐槽,再度风行网络。养家难“我们竟成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代独生子女”更何况是一名80后艰难的创业少年?

茅侃侃,值得记住的第一代80后创业家

作为80后创业的代表人物,茅侃侃年少成名,23岁便创业成功,成立Majoy公司。与李想、戴志康、高燃成了那个时候80后年轻人的创业偶像,受到了追捧。

不过与其他几位相比,近些年来茅侃侃消失在公共视野很久了。在经历一系列创业后,茅侃侃最终选择电竞产业。据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茅侃侃加入GTV,踏入电竞圈;2015年9月30日,茅侃侃与上市公司万家文化成立合资公司万家电竞,并出任CEO。

据创业家报道,万家电竞成立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根据上市公司财报,2016年电竞公司实现归属于少数股东的损益为-1073.72万元,期末少数股东权益余额为1199.89万元。2017半年报显示,当期归属于少数股东的损益为亏损约215万元;负债合计约为4812.7万元。

2016年,万家电竞迎来一次转机。赵薇旗下的龙薇传媒宣布欲以30.59亿元收购万家文化29.135%股份,但这项受人瞩目的收购案以银行叫停龙薇传媒的贷款宣告失败。万家文化的股价随之大跌,子公司万家电竞的融资计划,也受此次事件影响暂时搁浅。

2017年8月,祥源控股整体收购持股30.52%的大股东万好万家集团。作为万家文化子公司的万家电竞与新进入的祥源控股的关系趋于紧张。

有报道称,祥源文化从始至终的态度都是希望尽快卖掉部分万家电竞的股权,但并不会出钱参与新一轮融资,也不愿意等万家电竞盈利后进行回购。在这种情况下,茅侃侃曾自己筹得一笔资金,但祥源文化方面却表示,不能以超过上市公司向其借款的利息借债,会影响审计,茅侃侃也只得原路退回。

为创业茅侃侃已经投入了自己全部身家和心血,但还是难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资金断链,濒临破产,又得不到支持。在巨大压力面前,茅侃侃选择了离去,留下一片惋惜。

几年前还会拍桌子骂客户傻X的茅侃侃,如今对别人抛来的各种无厘头骂声都可以泰然处之。当年作为被媒体塑造出的80后第一波创业明星,他曾经风光无限,也曾因为叛逆的性格跌入低谷。如果说,刚出道时,他还是一位典型霍尔顿式的青春叛逆者,那将近十年的积淀则让这个毛头小伙已经找到了与这个世界达成和解的方式。

2006年初,年仅23岁的他就成为一家国有控股企业的CEO,他创造的“真人实景数字引擎”的想法得到了某国企副总裁的认同,这是一款将网游搬到实景中体验的项目,很快,他的创业项目得到政府批准,这位17岁时两度辍学的少年此后又多了一个身份—80后CEO。

这个身份很快就引来媒体的关注。2006年5月14日,茅侃侃作为嘉宾做客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和他一起对话的还有时任泡泡网CEO李想、康盛创想CEO戴志康、MyseeCEO高燃。他们4人均出生在80年代,20岁出头便有了自己的公司且事业蒸蒸日上。此时韩寒叛逆成名的事迹还在流传,而他们4人的崛起迅速在商业领域掀起轩然大波,“京城IT四少”、“80后创业新贵”等名词在此后数年被媒体反复提及。

然而时代代表者往往和“时代”这个词一样都会发生改变。2014年6月20日,面对《博客天下》记者,已过而立之年的茅侃侃说:“我的性格不适合创业。我不是一个会管理的人。”现在的他是GTV(游戏竞技频道)的副总裁,负责视频等业务,而公司管理事务则交给了他的合伙人。

时隔8年,这位在年少时不断折腾的年轻人正将他的人生轨道保持平稳。他似乎悟出了与年少时截然不同的人生哲理:“现在是某件事你不喜欢,但为了完成你不得不做。这不是无奈,社会就是这样。”

年少成名

31岁的茅侃侃仍然保留着青春期叛逆的外形。他最近染了一头靛蓝色头发,长长的刘海垂到了眉毛上,一身上下清一色的Paul Frank(大嘴猴)休闲装,还有半袖T恤下满是青灰色纹身的双臂,站在记者面前,活像个玩Cosplay的网络青年。采访当天,脚下一双粗布休闲鞋的他在错过了电梯后径直走楼梯下楼,无咖啡不欢的他向二楼前台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快速移步会议室,放下手机,跷起二郎腿,点了根烟。这一系列的动作连贯无缝隙,就像他的语速一样快。尽管,他否认“形象与年龄、年代的关联,”但在熟悉他的人看来,“反叛”这个词汇至少贯穿了茅侃侃前31年人生的大多数时光。

和同时代的孩子一样,出生在北京部队大院的他从小就接触了计算机。6岁时就从下海的父亲那里得到了一台Apple进口货,从此对计算机爱不释手。而他对程序、软件等计算机系统的痴迷让他迅速成为一名电脑高手,12岁玩转各种软件的安装和拆卸、15岁成为瀛海威时空最年轻的BBS版主。

而这样的偏执带来的结果就是学习成绩的极度偏科。2000年,17岁的茅侃侃因高一地理会考不及格而退学。而望子成龙的父母并不甘心,满怀期待地把他送到四川绵阳科技城的一所重点高中继续上学。让母亲没有想到的是,仅仅不到一年,这位少年时十分乖巧的儿子以想工作为理由再次提出退学。

茅侃侃的理由很简单:我有计算机技术。拗不过他的母亲在答应的同时提议他去计算机培训班和英语培训班里充电。两个月后,他拿下了微软MCP(微软认证专家)、MCSE(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MCDBA(微软认证数据库管理员)三项认证,当年在全亚洲18岁拿下三项认证的只有两人。半年后,他完成了“华尔街英语”的学习。

此后6年,在青春荷尔蒙的催化下,少年的冲突与这个世界的冲突没有丝毫平缓的迹象。从网站管理员转到办公软件研发,从成立公关公司到进入北京市科委负责整个中心CI项目的运行,凭着包裹着冲动的兴趣,他接连跳槽,6年间换了6份工作,并且另外成立了一家公司和创建了一个Linux技术网站。一次,他曾对着自己的客户大拍桌子骂道:“你懂还是我懂?”也因穿着随便我行我素而被领导叫去谈话。

性格的冲动加上年龄的叛逆,他初入世界的几份工作都无果而终。2005年底,他根据之前积攒的人脉和资源成立了一家自己的公关广告公司。其间,他和一位在北京市科委认识的长辈—北京时代远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林琪聊天,在国有企业转型的问题上林琪提出如何依靠新项目来带动和促进民品企业的股份制改造。由于茅侃侃在科委期间参与了北京市石景山区的数字娱乐产业基地项目的立项工作,他向林说:“是否可以从数字娱乐产业类的项目入手?”一句话引来了对方的兴趣,之后经过数次沟通,将网络游戏搬到实景中游玩的“真人实景数字引擎”创意逐渐清晰。2006年,Majoy(时代美兆)公司成立,23岁的茅侃侃成为公司的CEO。

同年,茅侃侃的一位公关朋友对他说《中国企业家》杂志有个专题想要采访他,一向爽快的茅侃侃直接答应了。“就当是给朋友帮个忙,也不知道是封面什么的。”他对《博客天下》记者说。

之后发生的事情更像是一位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闯入名利场的故事。那期封面报道效果出奇得好,“80后”的概念迅速被媒体炒热。不久茅侃侃和其他三位80后创业者,泡泡网CEO李想、主攻社交平台与服务的康盛创想CEO戴志康、提供影音文件的视音频娱乐网站MyseeCEO高燃,同时收到了央视《对话》、《经济半小时》栏目的采访邀请。

这两期节目同一天晚上前后连续播出,这意味着,茅侃侃将在银幕上持续亮相90分钟。果不其然,5月14日《对话》播出当晚,刚过十分钟,茅的手机就在响,一个小时下来,200多条祝贺短信塞满了手机。

再之后,被誉为80后第一波创业者的茅侃侃4人开始频繁接受采访,上杂志封面,去高校演讲。“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哥儿几个就像歌唱界的五月天、飞轮海似的,四处同台作秀,捆绑促销。”茅侃侃回忆道。显然,他们已经成为了“明星”,而在当时“80后是垮掉的一代”呼声高涨的舆论中,茅侃侃等人则意外成为了“80后”的代表。

明星滋味

被央视《对话》栏目报道后,茅侃侃的确尝到了“明星”的待遇。他开始被各种采访聚焦,成为青年人的“创业励志偶像”。他被银行、保险公司以及带有VIP服务性质的公司锁定成了“优质客户”,并且能和他的偶像如张树新等同台出镜。

作为“80后”首批亮相的创业家,这些年轻人马上就尝到“明星”光环下的甜味,茅侃侃的Majoy“真人数字游戏”产品还未上线就接到大量订单,生意出奇地好谈。一次采访中,当时在做IT类垂直门户网站泡泡网的李想也坦承,自己省了2000万的广告费。

然而,享受“明星”优厚待遇的同时,也必然要承担明星效应下的负担。“我开始不断地接受各种采访并开始习惯对着镜头说话,可是那会儿还不知道对着镜头说话前得先过过脑子。我忽然不知道是接受采访重要,还是管理公司重要。”在这个名利场中,茅侃侃开始忘记了商业世界的真实要义,就是活着和不断赢下去才意味着能够享用名利。

在名利场迷失的恶果最终在节目播出半年后集体爆发。2006年底,Majoy产品试营上线,茅侃侃在产品定价问题上与员工发生争执,大量员工选择辞职。他以国外真人实景游戏的标准为自己的产品定价为两个小时388元外加10%的服务费,而这一举动引来了公司营销部和市场部的质疑,在经过20多次的会议讨论后,当时23岁的茅坚信酒香不怕巷子深,始终不肯改价格,甚至口无遮拦的说道:“我的责任就是做决定和把握公司的大方向,你们都按照我的决定来。再贵的东西都能卖得出去,你们营销和市场部门的责任就是研究怎么卖怎么实现效益,而不是来和我讨论决定本身的对错。”

然而事实证明,茅侃侃的这个决定是错的。2007、2008两年来,真人CS异军突起以低廉的价格迅速占领市场,Majoy连年亏损,财务报表惨不忍睹,团队人员大量离职。也就在这时,过度焦虑的茅侃侃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各种“玩完”的可能,严重失眠的他不得不使用安眠药入睡。

也就在茅侃侃在定价问题上焦头烂额时,李想从泡泡网转型汽车之家的想法也遭到了公司上下的反对,几百名员工集体辞职以示抗议。而一味利用媒体高调包装自己的高燃渐渐成为众矢之的,引起投资人的强烈不满,高燃辞去Mysee总裁职位,从此销声匿迹。短短几个月,20多岁的毛头小伙经历了天堂到地狱的戏剧性转折。

最终,茅侃侃不得不开始降价,推出10元/小时的体验价和真人CS血拼,和团队一起跑到一线商场去做地面推广。2009年,时代美兆彻底停止对现场运营游戏的支持,进而转为面向培训企业、军队提供基于Majoy技术平台的、定制化的培训系统和军事训练模拟系统。

“我发现定价这事儿谁说了都不算,只有市场说了算。”经过商业营销惨败的他第一次领教了市场的厉害,而此后的另一件事又让他与外界的冲突达到顶峰:他以一种近乎决裂的方式向董事会提出辞职。

2010年,由于已经获批的公司项目的立项手续迟迟办不下来,他在一次董事会上拍案而起:“你们这么拍脑门子是想这公司好还是玩完?你们有几个真的关心过项目的具体运作而不是摘花儿的时候才来?老子不干了!”

平稳回归

离开Majoy的那几个月无事可做,他比平常更频繁地去夜店喝酒唱歌来消磨时光。后来有朋友对他说,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写书吧。茅侃侃同意了,“反正也是写字,又能挣酒钱。我不是为了写,就是想写。”给出版社交完定金,他静下心,仅用了两个星期便写完整本书的15万字。两个月后,另一本完稿,分别是《像恋爱一样去工作》、《在那西天取经的路上》,这些书都是讲述他的创业经验,这也是他第一次系统性地对自己的人生做出反思和总结。

他告诉《博客天下》:“每个人都有他的优势,我的优势不在管理上,我的优势是在对外打交道,或者研发产品内容上。我是业务型的人,举个简单的例子,Google那俩创始人谁也不是CEO谁也不是总裁。”在经历大起大浮之后,他坦承:“我的性格不适合创业。”离开他一手创立的Majoy后,他停了两年的新浪博客重新开张,在删去了记录过去的105篇博客后,改名为“茅侃侃归来”。

此后,他又继续创办纵横经纬公司做交通APP“哪儿堵”,自己全权负责技术工作,而公司管理事务交给他的合伙人郭洁青。就在“哪儿堵”风生水起之时,他的一个朋友找到他希望他加入GTV做业务:“你说你满身纹身的做交通APP开发,人家还以为你是神经病,你还是应该做传媒。”茅侃侃半开玩笑地回应道:“我乐意你管得着吗?我想自由点儿。”两人闲聊之后事情不了了之。

GTV是北斗星空数字电视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旗下游戏电视频道,隶属于辽宁电视台。GTV游戏竞技频道和体育频道,除了定时播放原创游戏竞技视频外,还转播各种电子竞技大赛视频。2013年10月,在帮朋友融资的时候,茅侃侃来了几次GTV办公室,在朋友的再次劝说下,他发现他自身善于业务操作的特点和他这位善于管理的朋友极其搭调。“我这个哥们儿拉我来说我太适合传媒了,后来我想想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他能弥补我大量的有关管理上的缺陷。而且这个公司本身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茅侃侃对《博客天下》记者分析。

衡量了一番后,茅侃侃终于决定加入。这一次,他选择了十分平缓的方式——协商后卖掉APP“哪儿堵”,全心投入GTV,并带领团队进行互联网业务的转型。在创业世界里周旋了近十年后,锋芒不再的他终于抓住一次机会将人生平稳地落了地。

这位第一波80后创业者在事业平稳落地后,又开始寻找他人生的意义。2013年2月,茅侃侃拜泰国高僧古巴文利为师,遂皈依佛门。“一方面是我跟师父很有眼缘,第一眼就觉得很喜欢对方。另外是到了一定年龄你就想把事情做好,不想添更多的麻烦,你会变得更理性一些,其实我在想事情的时候还是感性的,但是具体到执行的时候我会变得更理性。”

面对《博客天下》记者,茅侃侃十分坦率地表示,自己是个性格太急躁的人,而皈依以后,他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

他的确改变了很多。去年12月,茅侃侃开车送同事回家,返回路上一条查车车道收紧,车辆较拥挤。而这时另一辆车着急赶路,从旁边硬别进车队,两辆车差点碰上。突然,那辆车司机摇下车窗破口大骂茅侃侃并质问:“你怎么开的?”正在想事情的茅听到后却愣在了那里,反倒是一旁的交警挥舞指挥棒抬高语调问那司机:“你怎么开的?你让他先过。”在当天发布的朋友圈里,茅侃侃调侃道:“最近心情也太好了,这搁以前我早打起来了。”

“我就是这两年性格变化大了一些,虽然说话还是那德行。以前我创业的时候我脾气特不好,一天发8回火,现在一年多了就发过一次。”那一次,因为有人耽误了他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气急败坏的他顺手拿起手机准备摔下去,但立刻又冷静了下来,为了表示自己气愤,他摔了紧挨手机的打火机。

“里面还有通讯录呐。”他拿起手机,在《博客天下》记者面前晃了晃,表示即使再生气也不能摔手机。“我是这公司说话最和声和气的人,还真不是刻意要这样。因为经历告诉我发火真的不能解决问题,就像以前我还拍着桌子骂客户‘你懂我懂啊’,结果丢了一个大单。”

尽管31岁的茅侃侃不断表示,自己与过去那个“他”间已经进行了切割,但从一些细节上仍能看出他的叛逆与玩世不恭。一个例证是,与他左臂纹的泰国佛教经文相反的是,右臂纹的却是圣母玛利亚的画像。问他为什么信佛后还会纹基督教的画像,他很不介意地回复说:“我觉得这画很好看!”

眼前这位年轻人,可能在事业和性格均步入平稳期后会变得更加成熟,但一定不会失掉个性,他似乎比普通人拥有更漫长的青春期且叛逆未尽。

他说

2006年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当成80后代表了,我揣测是当时就业形势不好,当时有人跳楼吗不是,所以政府需要拿一些没上过大学的出来创业的例子来平衡一下舆论。当时我一个公关公司的朋友说《中国企业家》想做一个专题想要采访你,我说那行吧,就当是给朋友帮个忙,也不知道是封面什么的。

当时做完之后效果很好,《对话》栏目的制片人罗振宇看见了说,这专题挺有意思,说我们做一期对话吧。在做对话之前,不知怎么的,《经济半小时》又看见那篇报道了,说这有意思啊,那采访一下吧。那两个一播,就咕噜咕噜全来了,但到底因为什么选了我们我也不知道。《中国企业家》那期报道挺屌的。但当时一定是有设计和有安排的,但是我们不知道。

央视之所以只找我们四个,第一是因为我们都在北京,第二是当时的作者程苓峰说在川军本色请我们吃顿饭,但那天只有我们四个有空去了。当时也就闲聊扯淡,都没怎么聊工作的事。当时觉得四个人气场还挺合的。特别是李想,跟我住得又近,他老婆也是我朋友。什么方面都挺合的,这就是好朋友的感觉。

上了电视你会有这种感觉,很爽。当时对于我除了能认识更多的朋友,没有其他特别的感受。

其实我们真的代表不了80后,有太多的人做得比我们要好,李想不说了,汽车之家风风火火。戴志康,做天使投资反倒干得挺爽,在腾讯没干爽,走了,到天使投资赚high了。高燃,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联系是有,偶尔微信聊一下,但我从来不问他在干啥,他又不在北京,他比当时学会懂得什么是低调了。

我后来其实挺不喜欢跟政府打交道的。我们这个公司平常几乎不跟政府打交道的。就是因为之前我跟政府打交道打多了,我觉得我的性格不适合跟政府打交道,我在科委待不下去也不是因为工作做得不好,我工作做得特好。我原来的老领导对我挺好的,但是我不行,没有像我这样上班的,反正我是有啥就说啥的,政府说一是二,他强调的是二,你听成一就不行了。其实那时候领导挺宠我的,小孩儿嘛,我进北京市科委才19岁。

事业单位相对宽松一些,业绩还是挺好的,因为着装问题领导找我谈话让我注意一点,跟外宾打个交道啥的要注意着装,我说好好好。其实我受不了这种体制。

2007、2008年时有点抑郁,因为我的性格,其实能侃的人也会抑郁。晚上睡觉的时候要是没有声音很安静,我就会胡思乱想,就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往最坏了想,像《蝴蝶效应》一样发生连锁反应。

我现在睡觉基本靠安眠药,每天来一片儿。平常的压力就忍着,不像以前非得去喝酒唱歌,因为耽误第二天的事儿,你底下有300多号人,你先抑郁了他们还干不干了,所以现在都不需要调整,都习惯了。

这不叫转型也不叫转变,就是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做不下去了就换呗。你一直在坚持,坚持到最后发现是个死胡同,那该换就换。你得接受现实,这很正常。你可能看见有人创业800回了还在换。大家都看见牛逼了却没看见挨打的时候了,这样的人太多了。我觉得是人都会经历的,你创业你也会经历。

创业没有早晚,只是说你做的具体的事情有没有符合天时地利人和。如果创业刚好赶上好的机会,用雷军的话说就是“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这是时机,还有合作的人,这是磨合出来的,谁一开始也不知道这人行不行,都不是算命的。跟谈恋爱结婚是一样的,磨合对了就行了。

你像我就整天吊儿郎当,这不是说我不好好工作,而是说我们还不至于愁钱过日子,李想是一定要把爱好变成事业的。我记得2007年周鸿祎就说汽车之家你不可能做过汽车网什么的,你就不能做这个,但第二年汽车之家就排全行业第一了。他这个人就赌这一口气,我就是要这么干,甭管结果怎么样。戴志康是更有投资者的头脑,做事情越来越像一个特别棒的投资人,其实也是个嘻嘻哈哈的人。而我就是个纯粹的嘻嘻哈哈的人,但现在就会变得某件事你不喜欢但为了完成不得不做。这不是无奈,社会就是这样,也是人变大了。

我们这批人没有老一辈的隐忍和坚韧。他们也是练出来的,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年龄小的话的确有些弊端,眼光啊,格局啊,入世不深,想得不够长远。一定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因为沉淀不够。创业,什么年龄做都可以,本身也是一个沉淀的过程。

80后虽然还有点儿叛逆,但其实不上不下,在中间。75到85是一代,85到95是一代。我们从小受的教育还是正统的教育,只是计算机和互联网开始让我们去寻找些东西。最想放开手脚、最愿意放开手脚但多少还有些禁锢的。其实柳传志20多岁的时候也许跟我一样,差不了多少,什么年龄干什么事嘛。只是我们赶上了一个互联网爆发的好机会,其实70年代的人不也赶上了吗,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早晚死在沙滩上。

90后的叛逆挺好的,我从马佳佳还有她身边创业的人来看,就是这些人特别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的叛逆精神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参与到他们所从事的行业里面会让这个行业变得更有个性更时尚化,他们是不循规蹈矩的。

自定义html
赞(1)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